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张建福:小酒坛里的大玄机(组图)

  年方24岁的他,辞去了储蓄所主任的职务,毅然下海。其后摸爬滚打,见识过巅峰的风光,品尝过谷底的苦涩。20年岁月铅华洗尽,正值人生黄金期的他潜心布局,从纺织行业到制酒企业,一个集团化企业初具规模。

  张建福文凭不高。1988年初中毕业后,到了夏津毛巾厂工作。两年时间,从工人做到了车间主任。

  1990年,他以临时工的身份进入当地建行,靠着干劲和闯劲,他成了一家储蓄所的主任。在当时,这是系统内唯一临时工身份的主任,张建福的能力可见一斑。

  在外人看来,如果一直在金融系统里打拼,20多岁的张建福前途不可限量。但年轻的他想法却并非如此—不管工作做得再好,毕竟只是临时工身份,不仅工资低于正式员工,而且总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。这种不平等让他感觉不适,不自由。

  在张建福心里,真正羡慕的绝非系统内的正式员工。因为工作原因,他的社会交际面极广,每次见到做生意的人赚了大钱,他都感觉挺羡慕。也正是这种最原始的羡慕感,成为他跳出银行的动力。他也想像结交的朋友“秦百万”等人一样,去商海中捞大钱。

  1995年12月份,他正式向领导提出辞职。听到这个消息,众人大为不解,并极力挽留,但张建福去意已定。就这样,他成了当时建行唯一主动离开的临时工。

  走出了体制,张建福很快就圆了自己的“老板梦”。在朋友的帮助下,他自筹资金再加上贷款,开了一家小型毛巾厂。

  众所周知,“银夏津”是有名的棉花重镇,农村曾几乎家家种棉花。在当时,凡是在夏津干跟棉花打交道的活儿,几乎都能挣着钱。在张建福的老家宋楼镇,由于靠近棉花交易市场,很多沿路村庄的“懒汉”甚至不干农活,只靠在马路上拣大车驶过掉下的棉花,就足以维持生计。

  基于这种背景,张建福从事纺织行业,无疑是最佳的选择。尽管行情看好,但张建福绝不是个“投机者”,为了经营好企业,他全国到处跑业务,坐火车去沈阳买不到座票,在车厢里一蹲就是一晚上。有干劲,能吃苦,张建福的企业迅速壮大了起来。

  但从1997年建厂到今天,十多年的发展并未达到张建福的心理预期。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这与夏津县棉花行业逐渐的落寞有关。

  行业繁荣时,全县83万亩耕地中植棉面积曾达到65万亩,而到了2013年,植棉面积仅存30余万亩。因为棉价“过山车”,很多农民改种其他经济作物。棉厂、纺织厂等举步维艰,很多小企业关门大吉,张建福的企业也曾一度停工,成为夏津县棉纺织行业的缩影。“棉花价格受国家政策、国家行情和市场价格三方影响,国内棉花价格甚至高于国外低端棉纱的价格,高棉价扼杀了国内企业的竞争力。”张建福感慨,作为棉花产业链的下游,纺织企业的命运极度堪忧。

  去年,张建福的企业迎来转机。他与青岛即发集团实现合作,企业所生产出的纺织品,直接出口至日韩。新厂房也正在紧锣密鼓建设之中,届时可接纳上千人就业。

  纺织行业面临的大形势让张建福开始考虑转型,他试图走出传统行业的桎梏,但因不懂高新技术,只好苦苦摸索。他涉足房地产行业,尽管已有成功项目,但感觉并非理想之至。就在这时,他偶然发现了一个商机。

  在宋楼镇有一家圣源酒厂,有着40多年的历史。酒厂酒质醇厚,附近的乡里乡亲都喜欢在这里买酒喝。但后来,因为经营不善,酒厂濒临倒闭,但因为是个烂摊子,没人愿意接手,眼看就要“自生自灭”。

  张建福听到这件事之后,大感兴趣,一经考察,他果断出手。这个大手笔在当地引起了争论,很多人说精明的张建福这下做了一个赔本买卖。“在别人眼里,这是烂摊子,但在我眼里,这可是数十年宝贵的酿酒经验啊!”张建福说。

  一个做纺织的老板做起白酒生意,这个“门外汉”能经营得好吗?事实证明,张建福的经商思路绝非只是空谈。

  就拿包装而言,他打破一瓶白酒一斤装的惯性思维,改为小包装,并设计为古代酒坛装,一坛仅三两。看似小动作,却有大内涵。

  “在中国人的饭桌上,酒是个很奇妙的东西。如果没有酒,饭桌就活跃不起来,感觉彼此之间有距离;但如果喝大了,就会给饭局留下不舒服的回忆。”张建福说,他曾经做过调查,多数人在喝过三两酒之后,就会进入微醺的状态,也就是饮酒的最佳状态,“精神起来了,话多了,彼此距离拉近了,并且身体还不难受,所以我认为喝三两酒是最合适的。”

  孔子始倡“饮酒以不醉为度”,合度者有德,失态者失德。张建福将主打品牌命名为“圣源儒酒”,意在重拾中国传统酒文化,倡导健康饮酒新概念。外包装只是概念,张建福最重视的还是酒质。除了坚持纯粮酿造,他还从南方引进古老窖泥,采用传统的封坛工艺,陈酿窑藏,并组建起研发团队。

  做的是卖酒生意,张建福却也别有情怀。他的数家门市内,只有在老家镇上的店内有散装酒,为的就是“让家乡的老少爷们儿能喝上最实惠的好酒”。为了打响夏津的旅游品牌,他依托森林公园里的大片桑树,开发出桑葚酒、生物发酵的果酿等,形成具有夏津特色的圣源饮品。

  张建福的“小酒”上市不久,就大受青睐。经常有朋友打电话给张建福,说想多购买一些圣源儒酒,询问能否打个折扣。

  “你直接去我的店挑吧,挑好之后直接拿走就行,我请客!”每当接到这样的电话,张建福都会如此答复。除了生来豪爽的性格,话语中也有着旁人不曾想到的经营思路。

  “看似是价格打折,其实是酒质打折。”张建福解释,他不希望自己的产品在市场上打无序的价格战,所以他宁可白送酒,也不便宜一分钱,就是为了不影响酒的品质与口碑。

  也正因如此,他拒绝产品进入商超,而是采取直营店的形式。开直营店意味着房屋租金和装修费用,但张建福却认为这钱花得值,“我的产品能够直接对接消费者,便于掌控市场,也杜绝了假酒等问题的发生。”

  甚至,张建福一度不投入产品广告。“我的工作人员分为内勤和外勤,内勤负责直营店销售等,外勤负责在外跑业务,推销产品。”张建福说,这一招他是借鉴的以前储蓄所的做法,内勤就是柜员,外勤就是跑存款的业务员。除了直营店,他还把白酒卖到了网上,“网店是个趋势,我必须先入为主。”

  一个几乎将要死掉的企业,却在张建福全新的经营思路下起死回生,而且越做越好。除了酒业,他旗下的多个企业均发展态势良好,对于未来有着怎样的规划,张建福是否有着一颗做集团航母的雄心?

  张建福说,自己是个喜欢冒险的人,每次重大抉择都犹如一次赌注。经验也好,幸运也罢,张建福每次都赌对了。

  20年前走出体制,是他的第一次赌注。“一个人应该创造社会价值,而不是享受社会价值。”他如此阐述自己的理由。这种思维决定了张建福的人生发展道路,同样也影响到了他的家庭。儿子法律专业毕业,本来已经考上公务员,却和张建福一样毅然选择离去—出国留学,只为历练出一个更好的自己。

  盘下垂死边缘的老酒厂,也是一个冒险之举。但张建福却凭借一套完整的经营理念,独辟蹊径,把“小酒”做成传统文化的符号。

  当问起他的未来规划时,张建福虽未直接回答,但却有难掩的雄心。在采访的最后,他讲到自己所想的并非是把企业做强做大,而是做一个“经典小企业”。就像他的“小酒”一样,看似含蓄,却有着勃勃生命力,“希望企业寿命能够长过企业家寿命,这就是一个经典小企业。”

  看似冒险,实则有底。一位企业家并非要有多深的文化,但一定要有领跑市场的理念。在这一点上,张建福做到了。澳门六彩资料网站管家婆